英烈诗词

追哭徐新六

一九三八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,新六的飞机被日本驱逐机五架击落,被机关枪扫射,乘客十二人都死了。十日之后,我在瑞士收到他八月二十三日夜写给我的一封信,是他临死的前夜写的。
拆开信封不忍看,
信尾写着。“八月二十三。”!
密密的两页二十九行字,
我两次三次读不完。

“此时当一切一切以国家为前提”,
这是他信里的一句话。
可怜这封信的墨迹才干,
他的一切已献给了国家。

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,
这人世丢了一个最可爱的人。
"有一日力,尽一日力”,——
我不敢忘记他的遗训。
二十七年(一九三八年)九月八日
在瑞士的鲁塞恩(Cucerne)